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去死的漫漫旅途

我已出舱,感觉有点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都会好的,总会有的,那些风雨,还有阴霾。关于未来,就请你坦然,不要离开,请你等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站着说话的新生代  

2010-04-18 09:51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转自水木清华http://www.smth.edu.cn/bbsanc.php?path=%2Fgroups%2Fliteral.faq%2FSF%2Fpinglun%2Fping%2Fplwz%2Fguoneipinglun%2Fxinghe%2FM.943954931.A

为写论文备份之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站着说话的新生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星河

    这似乎已经成为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则了——不在本行业里随便说三道四,
除非你在这一领域已获得了一个举足轻重的地位。当然,简单的颂扬式评述不
在此例,比如说赞美这一事业的性质如何如何崇高,讴歌这一举动的社会效益
如何如何显著,以及夸耀这一行中从业人员的素质如何如何优秀,等等。
    不过在如今这样一个色彩纷呈、话语多元的时代,要想再做到这一点已经
很难了。总要有人说话,总会有人说话。至于说出的话来是否客观、是否正确,
那是另外一回事,但是发自内心的评价总是有的。
    首先想说两点。
    第一,是科幻文学与儿童文学关系的问题。
    在科幻读者面前,谈这个话题似乎显得有些滑稽。真正的科幻迷都已经长
大,应该没有人再把这一独立的文学种类视为儿童文学。但事实上,在文学评
论当中,在大学课本当中,在各类文学艺术工作者的心目当中,甚至在不能被
称为科幻迷的潜在读者当中,科幻始终属于儿童文学——而且仅仅是儿童文学
中的一支。
    我无意贬低儿童文学,要想写好儿童文学实际上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,
事实上我对儿童文学的看法恰恰等同于北欧学界的认识——在一个盛大的宴会
上,如果介绍一位作家到场,全体鼓掌;如果介绍一位儿童文学作家出席,全
体起立鼓掌!因此儿童文学在我国的地位问题,并不是我不喜欢把科幻归入其
中的原因。
    第二,是科幻文学与通俗文学关系的问题。
    基于上面的原因,有时候我宁可对外声称自己为一名通俗文学作家,免得
让读者误读了儿童文学的概念。当有人对我提及港台通俗文学的三大支柱正是
“武侠、言情和科幻”的时候,我也只得无可奈何地笑纳。其实我心里还是很
不舒服的,因为我所理解的科幻与那两个地区所流行的概念完全不同。
    同上面的道理一样,在认可通俗文学经济效益的同时,否认它的社会价值
是没有意义的。所以我并不是像躲避穷亲戚一样躲避通俗文学的秋波,问题这
的确不是一桩完美的婚姻。
    我认为这里有概念不清的误区。同样是文学,被划分为儿童文学和成人文
学、通俗文学和纯文学,那么同样是科幻文学,是否也同样应该被划分为儿童
科幻文学和成人科幻文学、通俗科幻文学和纯科幻文学呢?划分的角度不同,
得出的结论自然不同。以读者对象为标准的划分,不能代替作品形式与文学题
材的划分。是不是有人要告诉我,凡是以现实生活为题材的写作就都是纯文学
创作?
    为什么会使文学界和文学评论界产生上述两方面的错觉呢?问题还是出在
我们自己身上。一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科幻作者的文学功力确实不够。在不少
新生代科幻作者的笔下,有时候20岁乃至40岁的主人公的思想往往是那么的
幼稚可笑,他们的言谈举止又是那么的天真可爱。而有些科幻作品——不客气
地说——又通俗到了比火车杂志还要通俗的地步!——这就未免过于离谱了吧?
    现在就可以谈到有关科幻概念的问题了。说的夸张一点儿,这也许是我所
见过的最色彩纷呈、最五花八门因而也最混乱、最多样、最容易产生争执、最
容易各立山头、最容易针锋相对及至面红耳赤大打出手的文学概念。而这种没
有明确概念的后果,很可能会使一个写作科幻多年的人都难免对科幻文学本身
感到模糊,对自己坚守的阵地产生怀疑,对自己高举的旗帜发生动摇,最后堕
落成为一名文化垃圾的制造者。
    概念不清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毋庸置疑,作者所张扬的观点经常是以自己
目前的状况为出发点的。说几句得罪一片的话,科幻讨论经常给人这样一种感
觉:大力提倡科幻作品中文学性的作者往往缺乏必要的科学知识,向文章中大
量充填知识硬块的作者常常在文学修养方面有所欠缺;而这两方面都不具备的
作者,则用一个“追求人性”的动宾词组就把上述两点都遮掩过去了。——凭
心而论,文学性、科学性和“追求人性”对于科幻来说的确十分重要,甚至可
以说是最重要的几个方面,但是在某些环境下被某些作者这么一说,却难免有
一种辩解的味道。在此顺便补充一句,以上以下的尖锐批评时刻也没有把我自
己刨除在外。
    曾经一个时期以来,理想和追求被耻笑得没有了丝毫的地位,但是人们终
于发现,神圣的东西终究还是神圣。因而在所谓新生代科幻作者群中,有理想
有追求者还是大有人在的。我由衷地赞美这种追求,但同时,我也认可从宏观
上将科幻划归通俗文学这样一种无可争辩的事实。然而,在纯文学杂志纷纷竭
力降低格调以求生存自保的同时,科幻界却有可能清高地谈论所谓科幻品味的
提高,这似乎不是一种简单的形式上的反动,而是由千万读者趣味所建构的良
好环境所促成的。
    所以我们无疑是在站着说话,腰疼暂时还不属于我们。80年代是纯文学界
最得意的美好时光,因为在那个时候,作家们不必为自己作品的销路而忧心忡
忡,他们的文学想象力和创造力被弘扬到了一个极大的高度。而今天的科幻界,
恰恰有着这样一种为机遇所垂青的良好势头。
    品味的提高,是否就意味着可读性的丧失?或者说受众的趣味,是否就是
我们曲意迎合的理由?在这场有可能失败的尝试中,我们应该如何减少冒险?
中国科幻的道路,能否在我们这一代继续拓展?
    我们究竟缺乏什么?
    理论。
    丛林中的游击队员们亲密无间,同甘共苦,但是行事没有规则,胜利难以
保障。理论的匮乏使我们缺乏指导,规则的变幻令我们无所适从,因而混乱迟
早是会发生的,我们很难为虚无而战!因此——
    是建立一套中文话语的科幻理论的时候。
    是时候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原载《科幻时空》1999年第二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