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去死的漫漫旅途

我已出舱,感觉有点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都会好的,总会有的,那些风雨,还有阴霾。关于未来,就请你坦然,不要离开,请你等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被“科幻”突袭的名人们   

2010-01-03 09:15:10|  分类: 飞氘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
  《2012》和《阿凡达》的上映,使得“科幻”又进入了大众的视野。不过对非科幻迷而言,“科幻”大概是种古怪异常、和他们生活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,除了偶尔的意外状况,“科幻”这个字眼儿很少从他们的大脑里闪现,当然,意外状况总是存在的,有些不幸的名人曾惨遭“科幻”的突袭。
  
  2008年12月9日,北师大艺术学院院长、文学院教授王一川正在教九楼502进行一场题为“改革开放30年中国电影文化转型”的讲座,当他在台上谈笑风生之际,台下却有人在酝酿着一次突袭。王先生是中国最早引介后现代理论的人之一,对美国后现代主义学者弗雷德里克?杰姆逊很熟悉,而后者对科幻文学很有研究,所以当进入到交流时间时,某人便问:您刚才谈到把民族文化作为一种普世价值推广的问题,那什么才是我们民族文化的普世价值呢?许多大导演都喜欢拍古装片、武侠片,是不是就说武侠文化就是我们要去推广的普世价值?中国大陆基本没什么科幻电影,是不是说科幻文化就不适合我们民族文化的土壤?那我们还要不要去搞科幻文化呢?
  王先生从容答曰:在改革开放初期,电影界也做过一些科幻片,比如《珊瑚岛上的死光》,我们那时候对《从大西洋底来的人》也很好奇。但后来就基本没拍过科幻片了,这与我们的民族传统、想象力都有关系。现在拍古装片武侠片,大家一窝蜂地跟进,不一定好,我们想表现民族文化,但现在的古装武侠拍的都很表面,可以说是对我们民族文化的初级阶段理解,还有待进一步提升。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,古典文化是民族的传统文化,五四以来的一百多年也同样是一种民族的“传统”,这些新事物我们应该以何种形式呈现呢?只能寄希望于年轻人,尤其是在座的各位。
   2009年3月30号,著名导演贾樟柯在单向街书店与读者见面。贾先生是山西人,与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是老乡。贾先生以《三峡好人》赢得威尼斯金狮奖,其中有一个不明飞行物冲天而起扬长而去的神秘镜头,这就触发了某个无聊人士的热情,于是此人屡次举手,终于在天寒地冻之中抢到了话筒:
  “您刚才说,当前特别看重‘今天’,而‘过去’和‘未来’则是模糊的。此前您的电影都是关于当下的,现在又在准备拍一部历史题材的电影,似乎是想要梳理历史的脉络,重现发现那些被遮蔽的东西,发现历史和现实的复杂性,那么,您有没有在将来打算拍一部关于‘未来’的电影呢?其实不论晚清还是后来的那些革新的或者革命人士,他们在探索的时候,是对未来中国有一种图景似的想象的,他们脑海里可能会有一个关于未来的模糊的形象。我的问题就是,您将来有可能拍一部关于未来的电影么,也就是说拍科幻片。(此前大家都在认真地倾听,但“科幻”触动了大伙的鼓膜时,立刻激发出一片笑声,此人立刻强调到)其实很多大导演都拍过科幻片,比如库布里克、斯皮尔伯格等等。为何就是说今天的中国电影里我们看不到中国的未来呢?”
  作为一个气场很强大的艺术家,贾先生虽毫无准备,但也能从容应付:
  其实现在电影里是有很多中国的未来的,我们对于历史、现实的思考,其实目的就是为了未来,说明了我们对于未来的期待。
   这话固然有理,实际上却是避开了问题。当然,遭遇这种令人无奈而又可敬的突袭的不只有中国人,国人间的沟通尚且困难,外国人能否搞清楚突袭者的意图就更难保证了。
   早在2007年11月2日,在北师大励耘学术报告厅举行的“从生态诗学视角看英国文学”系列讲座第二讲之后,某人突然问了英国剑桥大学罗伯特?麦克法兰博士两个问题:你是如何看待您的同胞多丽丝?莱辛的科幻小说,尤其是那些涉及人与自然关系的作品?你觉得她的科幻小说对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否有所贡献?
  罗伯特?麦克法兰博士的回答简短扼要:科幻只不过是莱辛表达的一种形式,作为小说来说,她的《玛拉与丹恩历险记》是失败的作品,不过作为一部思想性的作品,它是一部深刻的生态恶托邦。莱辛获奖主要是因为她的早期作品,和她的科幻无甚关系。
  尽管莱辛的获奖理由是:“女性体验的史诗诗人,用怀疑、热情和构想的力量来审视一个被割裂的文明。”尽管诺贝尔文学奖是作家奖而非作品奖,尽管该理由中的全部重要元素都能在她的科幻小说中找到,尽管某人不能同意麦先生的说法,他还是很满意地露出笑容。
  
  2008年10月18日,在北师大召开的“当代世界文学与中国”国际学术研讨会上闭幕时,同样有一位精神可嘉的人士盯上了著名德国汉学家顾彬。顾彬先生精通中国文学及文化,他曾表示中国的现代文学是五粮液,而当代没有产生具有世界性高度的作家作品,是二锅头。对此,某人士觉得有义务提醒顾老先生:你们这些文学研究者口口声声谈论的“文学”都是所谓“纯文学”,如果完全不了解包括中国科幻在内的其他“俗文学”的话,怎么能说“中国文学怎样怎样”了呢?带着这个怨念,他在休息时间逮住一个机会,走上前去,用英语去问他是否读过中国科幻小说。
   满头白发的老先生用汉语简单地说了一句:“我连德国的都不看。”
  这是什么意思呢?是“中国科幻也许赶不上德国科幻,而我连德国的都不看,所以不看中国的也就不应当奇怪”呢?还是“德语是我的母语,我连德国的科幻都不看,所以请原谅我不看中国科幻”呢?因为后来没有机会深入交流,这个问题不了了之。
   现在让我们设想一下:多年后,这几位人士阴差阳错地聚集在一起闲聊,忽然发现他们当年都曾被人用“科幻”突袭过,于是不禁感慨:那孩子真怪,世界真小,我们真有缘。
  其实,到这里,你已经能猜到,突袭者是同一个人。但各位不要误会,以为此君是一位偏执、狂热的铁杆科幻迷,其实据我所知,他是个很温和很理性的青年,他之所以做这些事,并不真的指望能够改变什么,除了一点点行为艺术和幽默感以外,他不过是想用这种方式提醒那些在自己行业里取得杰出成就的人们:您可能还忽略了许多东西,科幻即是其中之一。
  当然你可能也猜到了,那个人便是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3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