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去死的漫漫旅途

我已出舱,感觉有点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都会好的,总会有的,那些风雨,还有阴霾。关于未来,就请你坦然,不要离开,请你等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万圣之夜,百感交集(照片稍后放出)  

2009-11-01 11:10:20|  分类: 雕刻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   一个美好的夜晚,当我想要记录它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百感交集。

   昨天和今天,在这个万圣节,似乎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生命似乎高度地浓缩成,以无限丰富的密度令我感动又不知所措。首先要感谢松鼠会,组织这样一个活动,绝对是非常耗人精神的,感谢小姬和没有到场的十三叔,感谢所有到场的朋友,你们给了我如下的百感交集。

   1 下午五点多,我把论文的初稿写完,竟无感觉。也许最后那一部分不是一气呵成的吧,也许是马上就要去参加化装舞会扮演T-800的激动吧,总之竟没有找到那特别愉悦和幸福的“一刻”,相反,心却很平和。

要求至少3w字,我写了6.5w,写多了,没人给我钱。如果多出来的3.5w是小说,至少能卖4000多块钱,可是我还是多写了这么多。因为我觉得,过去的两年,我看过的那些书,对那些困扰我的难题的无答案的思考,竟然神奇都在论文里用上了。科幻,好像一个神奇的指挥家,把我感兴趣的好多问题,神奇地联系在了一起,我得出了许多耸人听闻的结论,好像在说大话,但其实却真的是那么回事。非要写这么多,不能把我要说的说清楚。即便现在,还觉得有很多没有说到。

我不知道,自己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在继续做学术,所以这篇或许是我能对中国学术所的一点不足挂齿的贡献吧。

   2 带着轻松愉快的心情,和宇镭出发了。虽然宇镭的很多生活习惯让我抓狂,但我很佩服他,他身上有一种真正科幻迷才有的热诚和执着,所以用两个纸箱和一张黑纸做出了韩松老师笔下的宇宙墓碑,当他在走廊里粘贴的时候,引来了大家的围观,他给别人讲这是什么东西,我在屋里全力地写论文,没有顾得上理他,但心里总是有点惭愧,觉得和他比起来,自己就有点懒散,应该学习他的劲头。一路上,他推车,我扶着黑纸箱,引来大家的注目礼。电梯里的人说,这是展板。我们想,好,如果公车售票员问这是什么,我们就说是展板,但他们哪里会知道,这是宇宙墓碑啊,一种会神秘消失的物体。

  3 来到现场,交了20块,进去喝了一小杯茶,然后就很激动,再也没有想到去续杯了,科幻仿佛是阿童木身上神奇的蓝色能量,能够让我不感到饥渴。来了许多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,打扮各异。“星之所在”书店的老板穿着一身浴袍,挂一条毛巾,扮演阿瑟·邓特,真可惜,我本想来想扮马文,可是不知道去哪儿搞道具。有着京城科幻圈白马王子美誉的陈楸帆戴着长耳朵扮演了《Star Trek》里的家伙,他长得确实很像。被何炅称为大姐大的夏笳扮演了吸血鬼,但是不知怎么看着更像是惊变28天里的生化僵尸……凌晨姐给吴岩老师借了一件很帅的红色制服,我以为是《博物馆之夜》里的华盛顿,但据说是高达。凌晨姐给严蓬大哥借了一件黑色大衣,扮演《哈利波特》里的食尸族,非常妖艳。我们最可爱的韩松老师则头戴蝙蝠侠面罩,以一种非常萌的姿势走向观众登场。凌晨姐则盛装出席,严蓬和我觉得他扮的可能是埃及艳后,可是似乎是星球大战里的公主(?)星河大哥非常神秘地签到了却不见踪影,原来一直戴着骷髅面具隐藏在人群中。姚夫子大概是个严肃的人,所以只戴了个蝴蝶面具——除非他扮演的是我《1983年的母系氏族》里的唐璜!杨枫姐扮得是女超人么?不确定。对了,还终于见到了亲王大人,和他亲切握手之后才得知原来马夫人没有来,不仅心头一颤,但我想,既然我们是老乡,气场是相似的族类吧,那么实在不必惊慌,即便有什么怪事,也不能怪罪他,毕竟他已经因这个传闻而吃了不少苦,后来他扮演了阿童木,打太极拳。可惜,刘慈欣没来,不然一定会把会场的气氛再提升一个级别,不过我们仍感到了他那神秘的气场,也许他扮的是三体人,正通过智子观望着我们呢吧。

    宇镭整个晚上有一半时间躲在宇宙墓碑里,撑着一把印有星空的雨伞,每当主持人或嘉宾提到他时就钻出来和大家打招呼,因此赢得了当晚最佳化妆奖,并赢得一盒据称价值上千元的法国黛堡嘉莱巧克力,号称是巧克力中的劳斯莱斯。后来他热情分给众人吃掉。我吃了一块价值一百多块的巧克力,觉得味道也就是那么回事儿,这又一次说明给我吃高级食品,其实是暴殄天物。

    4 晚会上的主要内容是发奖。许多奖,其中我给吴老师颁发了尤达大师奖,表彰他多年的坚持和耕耘。因为他的努力,北师大成了许多科幻迷心中梦想的地方。我很荣幸。嘉宾席里有柳文杨的名字,介绍到他的时候,我忽然觉得他可能真的坐在那里,只不过他扮演的是隐形人,所以我们看不到吧。最后一个“闪光的生命奖”就是颁给他的。我和柳大哥只有一面之缘,却觉得他真的像个大哥哥,温和地看着你。他不只用语言,更是用整个生命去爱一个人。“一百年真的很长么……”这是刻在他墓碑后的句子。早上再韩松老师的博客那里知道陈琳跳楼自杀了,听陈琳的歌,一向很动容,可是不知为何没有火起来,我不禁想,其实生命之所以闪光,正说明它的脆弱吧。真正强大、坚不可摧的东西都是隐秘或者黑暗的吧,它们无需闪光吧。在这些暗物质面前,只有爱,才能让人活下去吧。但我想象,那些坠落的可爱的生命,会在重力加速度下,变成一只蝴蝶,在落地前,翩翩飞走。

 

   5有人说,国庆一百周年时,天安门广场的阅兵游行队伍中会出现科幻方阵。我想这很有可能。那个方针,会以量子态的方式飘飘忽忽地移过天安门,当主席冲我们微笑的时候,方针就会进入塌缩态,当主席不再望向我们,我们又将飘飘忽忽地飘走。

 

  6 嫌麻烦,没有配隐形眼镜,所以总是在戴墨镜和戴眼镜之间不停地更换,但我的手枪赢得了大家的惊叹——拿到手里发现是打火机之后又赢得了撇嘴。戴着墨镜,世界就又模糊起来,只知道周围很多人,都很快乐,作为一个瘦版而近视的终结者,我也很快乐地挥舞手枪,和大家合影。

   有个女孩走过来说了句什么,我看不清楚,也没听清,她又慢慢地说了一遍,我才听清她说的是“我是你的粉丝”。这话让我感到有什么不同,但没想明白。后来躺在床上回想晚会的时候,才醒悟过来。她的意思其实不是“我很崇拜你”,而是说,你写的故事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。于是我忽然觉得都美好。我为什么要写作?我要一直写下去么?我该写些什么?应该怎样写?最近一阵子,我常常会困扰这些问题。我说我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这辈子要干什么了,宇镭说这太可怕了,一个人怎么可以那么早就知道自己要这辈子干什么呢?我想了想,真是有点可怕。难道不可能是一种妄想么?难道不会错过很多东西么?怎么知道这条路适合我,怎么知道我能坚持下去?我能写出好的作品么?那些东西像我想象的那么好还是不值一提?我的水平能继续提高么?如果衰老了,还能写得出让人满意的东西么?到那时候怎么办呢?这些问题都让我迷惑。以前是不怎么觉得的。但现在年纪一点点增加,现实渐渐逼过来,就会对此产生怀疑。但是那句话却让我领悟了一种幸福,那种幸福,就是海子说的“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”东西。说的多好啊,就像闪电一样,刹那间照亮,然后又倏忽而逝,在我们的脑海里久久回荡着。于是我知道,自己写的作品确实给人带来过快乐,这样,我更明白自己还是要继续写下去的。谢谢你。

   于是想到我在论文结尾里的话:“不论是科幻还是其他的文学或艺术,都不外乎是对人与宇宙、人与他人、人与自我之间关系的一种思考和表达,是艺术家向他人或自我的倾诉,藏之于背后的则是艺术家本人深深的孤独。”

   其实每个人都是孤独的,但科幻却能把孤独的人们都并联在一起,在闪电照亮的瞬间。

不过,那个女孩没有装扮,应该不会是扮演我的粉丝吧……

早上起来,昨夜的雨被冻成了异常美丽的大片雪花,整个世界都是那么美好。虽然渐渐觉得,北京这座城市在生存方面,实在有些夸张,自己并不一定要强留在这里,但今天又觉得,有那么多偶尔相聚的朋友真是好事,而且我终究还是更喜欢北方的硬朗。虽然春天恼人,夏天粘人,但北京的秋天是那么美,而冬天的雪更是我每年都渴望的,虽然不是每年都下得起来,但只要下一两次,就够在回忆里温习很久。这可怎么办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